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
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

(以賽亞書  55 :9 )

As the heavens are higher than the earth,
so are my ways higher than your ways and my thoughts than your thoughts.

(Isaiah 55:9)

    掙扎了許久才開始寫這一封代禱信,因為這是一封承認自己軟弱而必須跟 泰國道別的信。

    離開,然後回家的路並不好走。我在心裡做了好多次沙盤演練,要怎麼跟 大家解釋我遭遇的困難、我的軟弱,以及這個決定之後如何面對大家的評價, 還有自己未來的計劃。但是我始終是作了離開的決定,該面對的就是得面對。

    除了回到家鄉的難題,邊界醫院的一樓平房上演的故事,每天宿舍、醫 院;醫院、宿舍,這樣來回的簡單生活,雖然有時面對病人壓力很大,但是生 活的單純美好,宿舍庭院裡大樹的四季更迭,疾病隨著蚊蟲出現的交換,同事 之間的家人情誼,都讓我拉扯著割捨不下。

    學習語言的曼谷也是,每天早餐時與老師同學的泰語天南地北,上課時的 發音 aa、ii、ee、uu 等等都讓我們充滿笑聲地度過每天,雖然學到第四期,背 單􏰀跟書寫母音子音,讓人頭昏眼花,卻也是充滿挑戰的喜樂。回到教會,我 最期待週末,用我不確定標不標準的泰語跟教會姊姊學習做愛餐,總是充滿歡 樂。漸漸地,我竟然可以用簡單的泰語為教會會友解答醫療問題,還可以看泰 語詩歌本跟著唱詩。

    我怎捨得離開這一切。

    但是,環境的不允許,我也無法克服。一開始醫院說好為我準備的醫師執 照,並沒有核發,我的醫療工作是需要有泰國醫師同行才能進行的,試想在這 種情形下,我怎麼能放心執行我的醫療業務,而醫院也􏰁在一些問題,讓外國 醫師的工作顯得嚴峻;我的工作簽證也有一些些狀況。再加上去年十一月份開 始,我的身體變得很虛弱,咳嗽的狀況無法治癒,再加上心悸問題,趁著農曆 年回台,做了身體檢查,確定有心律不整的問題,醫師建議先固定吃藥、適當 休息再追蹤。

    綜合這些因素,我接近決定回家了,誰知竟然又來了一個新型冠狀病毒的 全球大流行,我想回去泰國,也更不容易了!

    我的自責跟自我貶低感覺,一直持續著,很難克服。不過,我是感謝上帝 的。之前,我在邊界醫院遇到病人給我挫折的時候,或者有一位外國醫師用輕 蔑的語氣對我說:「你這樣敢來這裡,真的很勇敢!」我都會很生氣地跟上帝 說:「你大費周章地帶我到這麼遙遠的國度來,看似是醫療宣教,該不會只是想 帶我回家吧?讓我乖乖地認份做個診所的小醫師。」但現在的我不生氣了!我

    還是常常想起這一句我最挫折時候跟上帝吵架的話,但是,我卻覺得如果真是 這樣,似乎也沒有不好。平淡的診所醫師,我也可以很勇敢地傳福音,用我平 實的愛與關心來細水長流,似乎更適合我這樣有時膽小害羞的個性。

    而這次出去一年,為了跟大家分享,我也漸漸發現自己的文􏰀表達進步 了,愈來愈多人鼓勵我,多書寫、多說故事來傳福音,說不定也是另一種為上 帝服事的方式。而我自己,也是真的喜歡這樣的方式呢!

    最後,我還是要跟大家說抱歉,讓您們失望了,這條泰國小桂河醫院的醫 療宣教之路沒有繼續。但是,我也要說,「毛衣的旅程」不會中斷,我期許自己 繼續服侍,繼續書寫,依舊會發代禱信給大家分享我生活的一切。沒有走到最 後,我們誰也不知道會如何!

    期待大家繼續給我支持與代禱,不要放棄聽我說故事。也很期待您們給我 回饋跟建議。

代禱事項:

  1. 感謝主,順利在 COVID-19 疫情嚴重前,回到台灣。也請大家一起為全球 疫情舒緩禱告。
  2. 禱告毛衣回台後適應良好,身心靈都能好好整理再出發。
  3. 禱告所有為毛衣支持、代禱、奉獻的旅伴們都平安持續陪毛衣再一起走這一段長長久久還未知的福音之路。
  4. 為毛衣家人同心合一,平安,能夠信主禱告。

 

*** 附件 – 2019大象國度的故事 ***

Mar. 21, 2020 增訂

一、 服事內容

  1. 0219 – 0417:泰緬邊境小桂河醫院醫療宣教事工
  2. 0419 – 0714:回台等待宣教士簽證,並至各地傳遞宣教異象
  3. 0714 – 0802:搭配國防醫學院學生在曼谷、Saraburi、小桂河地區短宣
  4. 0827 – 1222:於曼谷Union Language School 學習泰語

 

二、 成效與心得

  1. 為期兩個月的時間在邊境醫療缺乏的小桂河醫院進行醫療工作,與其說是付出,不如說是更多的學習。學習如何用最少的資源做最完整的全人身心靈照顧,從裡到外,從出生到臨終都是學習照顧的目標。最直接的學習就是很多在台灣遇不太到的熱帶疾病,諸如麻疹、瘧疾、登革熱等等。也認識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宣教士醫師,大家都為了小桂河地區付出很多,完全不因醫療缺乏而有一絲一毫的妥協隨便。在台灣已經離開醫院,到診所工作很久的我,又加上台灣醫療的專科性訓練,對於這樣需要全才全能的醫院來說,我時常感到挫折與自己的不足,最無奈的是,我連從哪裡開始加油,都不知道。然而醫院門口Safe House的手工藝品上經文,「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All things are possible to those who believe。(馬可福音第九章第二十三節 Mark 9:23)」是鼓勵我的來源,是讓我每每想掉眼淚的時候,可以再更勇敢的力量。我知道我會到這醫院來一定有其意義,與我可以發展的地方的,上帝不會讓我孤立無援的。

    而在照顧病人的時候,不會泰文,也是令我很頭痛的事。曾經,我們遇到一個脊柱裂(Spinal Bifida)的產婦,這次是她的第二胎,她因著第一胎的不好經驗,就算我們一直跟她說,她這次的狀況很好,她也是不相信。所以儘管生理上她已經被照顧得很好了,她的心靈還是極度的焦慮及難過,那時候,我真的好希望自己會說泰文,可以說上幾句安慰的話,真的,幾句就好,能進入她的內心就好。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還有其他的故事,都在在讓我迫切地想要學習泰文,讓自己可以多做些什麼,而不要被語言限制,也不要因語言而妥協。於是,在三個月的短期志工簽證結束前,我向醫院報告,我想在拿到長期簽證之後,先在曼谷學習語言的意願。

  2. 四月底到七月之間,回台等候宣教士簽證,著實漫長,但也因此藉著這個機會到各地去分享,傳遞宣教負擔因而認識各地的宣教夥伴,雖然他們不能走出去,但是他們願意以代禱、奉獻的熱情支持,讓我在這段期間也算充實不少。

  3. 七月中到八月初,陪伴國防醫學院的學生在泰國Saraburi、曼谷及小桂河地區進行短宣,跟學生在一起總是喜樂滿滿,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的活力與熱忱總是讓人覺得動力十足,可以持續投身工作許久。也很高興在擔任他們的輔導期間,不只帶領他們認識泰國,也讓他們對信仰有更多的認識,更深的渴慕。而2019年,因為先有了在小桂河醫院兩個月的經驗,我更多的想讓他們知道,我們宣教首要是先認識當地,在未認識當地以前,我們常常帶來的是打擾。若能帶著一顆謙卑的心先來學習,然後再因著看見需要而付出,那樣的短宣,也許做的事不多,也許小小的,卻才容易走進人群。其實,真的,漸漸地我發現短宣的過程不是付出,更多的是,帶著滿滿屬於上帝的禮物回家。

  4. 八月底開始學習泰文,因為曼谷交通壅塞,加上捷運系統支出昂貴,我喜歡一大早接近六點,天還沒亮就坐公車去上課,也因著坐公車而認識了有著不同階層人群的曼谷,有穿梳整齊的學生,化妝得宜的上班族,背著重物將要去買賣的老人,還有受人尊敬的僧侶等等,都是我坐公車時觀察的樂趣來源。而在八點上課前,七點就提早到學校也可以和老師同學用著泰語天南地北聊天,實在增添了學習的樂趣,我們都說這是不用付錢的extra課程呢!

    學習期間,也因為住在教會,跟會友一定要用泰語溝通,也是我的泰語進步的一大主因,大家都很接納我不標準的泰語跟鼓勵也是很重要的因素。我最期待的就是週末的時候,可以和教會的姐妹一起準備愛餐,然後用著我也不知道對還是不對的泰語溝通,各種食材與話題愈聊愈起勁,每週的愛餐也愈來愈好吃。而這段期間,讓我最驕傲的事,就是我在學泰語的三個月後,可以站上禮拜講台,用泰語作見證來謝謝大家;另外,聖誕節報佳音時,也可以在老人院用兩分半鐘的泰語說了耶穌降生的故事。這是我預想不到的,這樣的學習泰語,真的讓我漸漸覺得自己屬於他們的一份子。

 

三、 告一段落

    到泰國的時候,本來醫院是應允我為我準備臨時醫師執照的,但是到了才知道因為政府轉換,所以醫師執照無法核發,外國醫師在泰國的醫療作業必須由泰國醫師簽署陪同認可,是想危險性及合法性令我擔憂,於是,時常禱告是否有解決方法。本想自己考一張泰國的醫師執照,但是跟泰國醫師對談後,他們的看法是,以現在我的泰文程度,著實困難,不知要等到幾年後才有機會,讓我有些卻步。

    雪上加霜,2019年11月中的時候,我開始有嚴重的咳嗽現象,求醫與吃藥都沒有成效,加上之後嚴重伴隨心悸,不得在農曆年回台時做檢查,確實有心律不整問題需要服藥治療。綜合這兩點,現在又有新型冠狀病毒肆虐,評估過後,我決定將泰國小桂河地區的醫療宣教工作告一個段落,先回台恢復原本的醫師工作,靜候上帝安排。

 

四、 展望

    這些年下來,我對自己的觀察,我發現我的特質是可以用心去陪伴人的,也很重視用文字與語言來傳達故事的能力,不管是日常的故事或者上帝的福音都是。所以,現在的我從上帝那裡的領受是,暫時讓自己平靜地在台灣學習安定穩當地做好社區醫師工作,就近傳福音,對於這樣的轉彎,其實我很感恩,因為去了一趟泰國,我發現一直在我身邊的台灣人,真的也跟泰國人一樣對於自己的未來、死亡與輪迴等等極度缺乏安全感,也許用這樣更多的感同身受,以熟悉的語言,重新認識我這麼熟悉的台灣人,我更可以接近人群吧?我想藉著這樣醫師的身份去更多接近與照顧人,善用我文字的力量來書寫上帝的故事,並且整理整理過去發生的事,期許可以藉這樣的過程,更多認識自己,重新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