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差我來的是與我同在;
他沒有撇下我獨自在這裏,因為我常做他所喜悅的事。
(約翰福音 8:29)

The one who sent me is with me;
he has not left me alone, for I always do what pleases him.

(John 8:29)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有多深厚? 就像泡 泡戳就破!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多靠近? 一場瘟疫就散盡!

    回到台灣之後,毛衣回到原來任職的耳鼻喉科診所上班。在這樣瘟疫肆虐的時候,馬上有工作,是很值得感恩的。畢竟放眼望去,很多人連工作在哪裡都不知道!

    因為病毒的跋扈,很多人既害怕自己生病又不確定感強烈,這段日子會來到診所看病的人很少,但通常是病情較難分辨、心情又焦慮的病人。面對這些病人,其實我也很頭大,既要釐清病因、解釋病情、給予衛教,最重要的是,還要提供很大的心理支持。對他們說,若病情改變,真的不放心,可以打防疫電話 1922 尋求協助很容易; 但是,願意對他們說:「若很擔心,沒關係,打通電話到診所來,我們都在。」給這樣一顆定心丸不容易,我要怎麼讓大多數的病人都能安心地走出診間呢?「我們都在」,說出口也不難,但是發自內心需要勇氣,我不曉得,一場肆虐的瘟疫竟然讓我變勇敢了,讓我可以真心自然而然地說出「我們都在」的這一句話。也許,我沒有變勇敢,只是我們的上帝讓我知道無論如何祂都在。

    但總是有幾個特例,會讓我受傷、不知所措,頓時忘了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

    那天,診所來了一個年輕人,在掛號之前他訴說了許多他在大賣場與來自中國的貨物工作之後,有的發燒和呼吸道症狀,詢問我們這樣他可不可以在我們診所看病,還是要去醫院,但是他工作的老闆又不准他去醫院,他該怎麼辦? 我跟他解釋,就他的狀況,我們的確幫不上他的忙,但可以幫他書寫轉診單到醫院去就診。想不到經過這樣的解釋,他突然所有委屈不滿的情緒都來了! 先說為什麼我們門口不貼公告表明我們哪些病人看,哪些病人不看; 可其實那時疫情正嚴峻,我們已經照規定貼出政府告知的公告,只是那時候各式各樣的可能新症狀每天都有新聞報導,實在不知會遇到什麼樣的病人,但是這些我們又怎能跟一個正在生病且情緒上的人說得清呢? 接著他又說,為什麼他剛 剛去神經科看自律神經失調就可以看? 最後,我已經準備幫他書寫轉診單了, 他更是生氣地說,要是他不誠實告知,其實我們也拿他沒辦法,所以他要去找別家診所,並且要我們不准在他的健保資料上留下任何紀錄,轉身就走,不讓我寫轉診單!

    是呀,他若不誠實,我們真的拿他沒辦法! 但這樣對他真的好嗎? 而我, 是不是其實應該就幫他看診呢? 以免他又到處去執行瘋狂不說實話的計畫? 還有我們診所門口的公告,難道我們門口真應該貼上一張一張大海報,讓想就診的人自己先過濾自己的狀況呢? 在這樣的瘋狂時期,我真的沒有正確答案!

    之後,有一個阿伯來看鼻炎,我問診、身體檢查過後,他要求我幫他用器械抽吸鼻涕,我告訴他疫情期間,我們盡量不做侵入性檢查及治療,接著我給他一張衛生紙,要讓他擦拭,他說他要擤鼻涕,我告訴他稍等一分鐘,正要解釋因為要讓藥物作用,他馬上非常生氣地說:「這不行、那不行、什麼都不行, 你都已經包緊緊保護成這樣了! 到底在怕什麼?」說真的,當下,我委屈極 了,但我還是鎮定地跟他解釋完病情跟開立處方。

    如果可以選擇,誰想要穿著不透氣的隔離衣,戴口罩、戴面罩跟病人隔這麼大的距離。但是現實的狀況就是如此,我們保護的不只是我們自己,還有我們身邊的人。記得我曾經轉診一個疑似新冠病毒感染者去醫院,診所的護理師跟我說:「醫師你的裝備齊全還可以稍微不害怕,但是我們怎麼辦?」診所的藥師問我:「如果我需要居家隔離,我十個月大的女兒怎麼辦?」我才驚覺,在離死亡很近之前,我們與「未知的恐懼」這麼靠近,然後一點辦法都沒有! 而且,使我們與人們的距離,瞬間拉遠了不知幾百哩! 儘管我們不願意!

    誰都不容易,所以學習溫柔傾聽。

    又過了幾天,一個精神狀態不太好的女病人來看咳嗽及流鼻水,也有發燒。長期與身心科藥物作伴的她過年前剛從美國回來。我問診檢查之後,解釋病情,並且提醒之後遇到什麼狀況要再回來診所,什麼時候打防疫電話求助。 並且跟她聊了一會兒她的整體身心狀況,我誠實地告訴她,以她原本已有的多科別各式各樣藥物,其實應該找一間醫院的固定一位醫師為她作整合,才能給她最好的幫助。她很平靜地聽我解釋,我也告訴她,我會寫一張轉診單給她讓她放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但不是要現在就趕她走。她問我轉診單可不可以不要轉去某醫學中心,我很好奇她的反應,於是她告訴我她過年的遭遇。那時她 剛從美國回來,發燒流鼻水去醫學中心急診,因為發燒的緣故,被安排在戶外的發燒門診,天氣很冷、人很 多,等很久,然後她被安排照了一張胸部X光,做了流感快篩, 確認不是流感以及新冠肺炎之後,醫師開了鼻水藥讓她回家。 根據她的說法,沒有人問她任何她的相關病情也沒有身體檢查, 而且她真的覺得很冷,所以她再也不想去那間醫院,遭受同樣的待遇!

    其實,我可以想像她的遭遇,但我無法證實。不過以她在我面前的精神狀態,我想她應該很久沒有好好休息了,我只能一直跟她強調, 我的轉診單只是多一個武器對抗疾病,不是趕她走,而且也沒有強制她回去那家醫學中心。我陪著她去拿藥,看著她走出診所,我才走回診間稍微整理自己的思緒。

    一場瘟疫,生病的不只是人們的身體,心的傷也深了,整個醫療結構亂了,世界也慌了! 我們共同打的這場戰役很困難,不是等待每天「零確診」的消息而已,為人心貼上OK繃,將這個世界的地圖重新拼好,需要的不只是控制疾病的藥物、預防疾病的疫苗、安定人心的領導者; 還有你我彼此體貼的心意、牽著手扶著彼此站起來的力量,最重要的是,我們相信聽禱告的上帝必醫治的心,永遠不放棄信靠交托的意念,因為,我們始終是上帝捧在手掌心的孩 子。這條路,一起走。

 

代禱事項:
    1. 感謝主,毛衣可以在這嚴峻的 COVID-19 疫情中,仍舊平安工作,為服侍 病人而喜樂。
    2. 感謝主,台灣的疫情漸漸緩和,禱告我們可以齊心走過這場戰役。
    3. 禱告上帝的祝福平安注入每一個身心靈受傷的靈魂。並且修復這段期間不得以隔離的彼此的心。
    4. 禱告毛衣可以更堅強、勇敢地付出心力照顧身邊的人,可以看見疾病背後的這個人這顆心,學像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