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咱救主耶穌基督,顯明恩典慈悲, 天父上帝賞賜大福,
疼(愛)咱親像子兒,疼(愛)咱親像子兒。

【 註:「疼(愛)咱親像子兒」為台語「愛我們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

(台語聖詩第 512 首第 1 節)


    隨著台灣新冠肺炎疫情的緩解,出門走動的人群漸漸增多,到診所來看診 的病人也慢慢增加。不過,感謝主,目前每一診的就診人數,仍舊可以讓毛衣 維持和病人在病情之外聊聊天的狀態。

    有一天,來了一個 89 歲由外籍看護推著坐在輪椅上進來的奶奶,後面還跟 著一個貌似奶奶兒子的人。聽著他們描述奶奶的病情,及進出醫院的狀況,我 要開始檢查奶奶前,看向那位年輕的外籍看護,問她:「請問妳從哪裡來的?」 她的家鄉在印尼,我跟她說:「你辛苦了。」本來,毫無表情只是例行公事陳述 奶奶狀況的她,笑了一笑。

    我檢查完奶奶,判斷奶奶是阻塞性肺病急性發作後,開了藥,做了衛教, 準備送他們離開,那位印尼看護轉了頭對我一笑,說再見,我跟她說加油。我 無法形容她那時的表情讓大家知道,總之,就是開心有人在乎她的表情吧?

    一開始,我問她從哪裡來的時候,是想如果她從泰國來,我就可以複習一 下我的泰文的,儘管她的面貌其實不像泰國人!等她離開的時候,我在考慮, 是該學學簡單的越南、印尼等等在我們台灣服務的移工們家鄉問候語的時候 了。哈!我有點貪心!這算為福音癲狂嗎?

    那一天稍晚,來了一位四十歲的男士,去年結束鼻咽癌的放射治療。他表 示自從治療之後有很多併發症,讓他很困擾,那天他就是來看反覆性中耳炎 的。談話間,他突然說他沒在我們診所看過我,我跟他說因為我去年在泰國服 事及學習。他露出羨慕的眼神並說,他也很希望有機會可以到國外當志工。當 我診療結束並送出處方,我開始鼓勵他可以為這件事做準備,並且問他是否有 想去的國家,我們想了印度、泰國、寮國、尼泊爾等等,但他都有他的疑慮。 我也同時提醒他,以他的身體狀況先跟他的主治醫師討論如何休養及恢復,是 蠻重要的,就提議他可以給自己兩年的準備期吧!

    我也曾經走過一場大病的風暴,必須跟自己的夢想暫時說「再見」,所以很 能體會他那種「要與不要」、「走與不走」的心情。於是,我跟他分享我最近閱 讀信仰的小品:「上帝比我們還害怕我們走錯路。」我擔心他不太能接受我的唐 突,補充說:「因為我是基督徒,所以我是這樣相信著,而且不只這樣,上帝也 比我們還害怕我們沮喪跟難過。」他問我一直都是基督徒嗎?成為基督徒以前 是如何生活的?是不是經歷了一些事才成為基督徒?我簡單告訴他我是 23 歲去非洲宣教的時候成為基督徒的,的確是經歷了一些事讓我更堅定信仰。本想再 跟他多聊一些,但是因為後面還有其他病人,我沒有說太多。但是我告訴他, 我希望他回去真的可以消化整理一下我跟他分享的這一切。他笑笑著離開, 說,「真的蠻需要消化的!」

    這不是我第一次跟病人談信仰,但是,算是談得很深刻的一次。不知道這 位男士是否真的會好好整理我跟他分享的一切,但真心禱告上帝鬆鬆他心裡的 那片園地。

    這次的代禱信跟大家分享的不是聖經的經文,而是我很喜歡的台語聖詩, 是我們 6 月 13 日在母校道生神學院 2020 年畢業典禮上唱的頌榮聖詩,重複唱 那一句「疼(愛)咱親像子兒,疼(愛)咱親像子兒」的時候,讓我想到在診 所遇到的這位印尼看護跟有著夢想的男病人,我是想,我跟他們講那麼多,其 實就只是想說這句話吧?「疼(愛)咱親像子兒」…

  

代禱事項:
    1. 感謝主,毛衣越來越知道如何在工作與生活間取得平衡,並且懂得如何面 對各樣百態的病人。
    2. 禱告信中提到的印尼看護在台灣的適應平安,照顧奶奶得力,喜樂充滿, 有機會接觸福音,改變生命。
    3. 禱告信中因生病必須暫停夢想的男病人能親自被上帝的愛觸摸,得到真正 的醫治,信主並完成夢想。
    4. 禱告睡眠狀況不太好的毛衣,能平安在主愛中每日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