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
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
只要你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彌迦書 6:8)

He has shown you, O mortal,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
(Micah 6:8)

    在診所的工作就是日復一日,似乎就是過著重複每天坐在診間的日子,再加上新冠肺炎(COVID 19)的影響,病人其實比以前少很多,有時候都會覺得自己白白地獲得了工價。所以,如果遇到特別的人,心裡就會又愛又怕; 一方面刺激了我短暫的生命體會,一方面就是怕太刺激,自己承受不起。

    那天診所來了一個三十多歲,體型微壯的女生,一進診間就沒好氣地宣告:「我知道你不能幫我什麼忙,就算你幫我寫轉診單也沒有用,因為我剛剛才從台大急診被氣走!」

    「發生什麼事,被氣走呢?」

    「因為我今天昏倒兩次,被送到急診! 但是,那裡的醫師說因為我昏倒, 需要家屬簽同意書才可以繼續治療。可是,我就是沒家人啊!」

    我心裡盤算著,應該不是同意書這麼簡單而已,但我還是慢慢地聽她說,看她無奈地在我面前發脾氣。然後,之後我們兩個就是兩手一攤完全不知怎麼做才好,而且她也表示不需要開藥給她,因為反正她有點想吐,藥也吞不進去!

    感謝馬偕醫院小兒科及道生神學院教牧諮商的教導,我問她可不可以我們還是開一張轉診單,但是這張轉診單會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我會為她畫上家族樹狀圖,讓她帶去醫院。在我小兒科及教牧諮商的訓練裡,家族樹狀圖其實是一個病人病史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所以我幫她做完檢查,的確問題可能跟心臟或神經相關而且複雜,所以,我們診所也真是無法提供立即適當協助,我開始為她畫那讓我頭很大的家族樹狀圖。

    爸爸七十多歲因為大腸癌及大動脈血管剝離過世,媽媽早已失蹤,而其實爸爸也很早就和媽媽離婚,和別人新組家庭有自己的小孩,而這位病人親生的 姊姊在高雄,根本沒聯絡。我畫圖的時候,真的把當草稿的紙畫得亂七八糟的,然後心裡想著,如果我是急診醫師我會怎麼做呢? 又或者我過著這位病人的生活,我會怎麼面對呢?

    這兩方面有著醫病關係的人都遇到很困難的處境。而我其實也只是一個嘗試當好中間人角色的人罷了! 無限的有限…

    醫師也是人,而且有著被人看重的過度期待,也受著法律的約束,其實沒有比其他人更有強大的能力,我們只是盡力做好我們可以做好的事而已! 而什麼叫盡力,真的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定義。

    今天的經文是小兒科大家長黃富源副院長一定會提醒住院醫師的話,我在像那天那樣無能為力的時候,雖然心中沒有完整的這句話顯現,但我真的就是想,如果我曾經被教導過一個病人全人的照顧,應該包括全身、全心、全家, 甚至更多的面向,耶穌在這裡會帶我做這樣一件困難的事吧? 但祂一定不會頭太大! 這應該算是我的「盡力」了吧?

    我只能相信耶穌在了。

    所以,你們大家先不用擔心那張亂七八糟的草稿,因為後來我畫上轉診單 的應該還是有它該有的重點。接下來,我也真的只能禱告了。兩天過去了,我還沒有她的後續消息,希望我們一起為她禱告,她有接受了她應該有的而且她 也願意的治療照顧。至於她那成員且病情複雜的家族,就讓我勇敢全然地交到上帝那裡吧!

    「我們這些做醫生的,活在金字塔的頂端太久了! 說真的,這個社會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過著什麼樣辛苦的生活,我們真的不知道,更無法體會!」兩週前,青少年醫學會其中一位講師留下的一句話。我應該會放在心裡來過我能盡力過的醫師生涯。

 

代禱事項:
    1. 感謝主,也謝謝大家的禱告,毛衣愈來愈勇敢去過回到台灣後衝擊也不小 的醫師生活。但願一生與主同行。
    2. 禱告文中的姐妹獲得她應該獲得的醫療照顧,並且上帝親自安慰她不定的 靈魂。也是為同樣類似處境的病人禱告。
    3. 為更多社會上我們不知道的黑暗角落禱告,讓我們勇敢作光作鹽走進那樣 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