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
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
智慧人的心在遭喪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喜樂之家。


(傳道書 7:2,4)

Am 5:30「相聚歡早餐」,
在道生院

「主愛」圍繞明賢,在殯儀館    

「葉科科」飆車冒雨來,在後座

           

    嘉義雙福教會的劉牧師打電話給瑞亨說:「明賢的爸爸5/6早上7:00在辛亥路的殯儀館舉行告別式,因為明賢不願意讓大家又要上班,又老遠從嘉義上台北,路途奔波;所以,大家就告訴她想上台北,到道生院看翁哥蔡姊,順道前往她爸爸的告別式的。」劉牧師接著問說:「可不可以在5 日晚上借住道生院? 還有龍雲和美秋共三位。」我們實在很高興等待他們的來到!

    他們(牧師+ 兩位執事)下班後才開車北上,大約晚上十點多才到,即便如此,內心仍是十分興奮,有教會弟兄姊妹前來,真是一家親的溫馨感覺。因為隔天必須一大早就出發,沒有很多的交談,就讓大家早些休息,約好清晨5:30吃早餐(超早早餐)。當晚,我們女生(美秋和我)還是交談無止境,到深夜不知幾點鐘?然而,大家愛明賢一家人的心切,都不覺累,晚晚睡,卻早早起,歡歡喜喜地在我們住的宿舍用早餐!

    龍雲充當司機,十份盡責,前一天就做功課,用GPS看好路線圖,如何前往殯儀館;一路上下著毛毛雨,我感覺似乎是上帝的淚水,陪伴明賢一家人哭泣,我一心只想好好擁抱明賢,特別是當她父親離別難過時。過沒多久,在華神的「葉科科」也冒雨騎摩托車來到,我們大家的心雖與明賢家同憂傷,卻又有:能相聚一起,彼此相愛的溫馨與喜悅!

    我永不會忘記: 就是當我在雙福教會當傳道時,那年是牧師安息年,所以,教會的探望會友就落在我身上。記得幾次近半夜會友打緊急電話給我,希望我能前往他們家探望時,明賢總是沒有二句話,陪伴我一齊前往會友家,我們有非常美好同心的配搭,因著明賢的陪伴使我有力量,有膽量,又很喜樂,不孤單。今天,在她父親的告別式裡,我很渴望像她從前陪伴我的愛與誠懇,來陪伴她,帶給她安慰、力量、與她同哀哭!

    來到殯儀館,看見她時,我自然地、充滿主愛的心,給明賢一個溫馨的、緊緊地擁抱,她不多說話,但我卻很滿足、放心,因為看她依然是像平常一樣: 平靜安穩地、沒有愁容,站在諸多親人間,等候儀式的進行!

    我們緊跟著他們的背後,來到火葬場,明賢眼看著爸爸的棺木送進火爐後,轉身過來才看見我們也來到火葬場,我再次忍不住又緊緊擁抱她,這回她終於忍不住地掉下淚來,爸爸是真的先離她而去了,她一定十分捨不得與爸爸的離別……我也忍不住與她同哀哭! 劉牧師告訴她:「我們必須要先離開了!」

    很短的時間,卻讓我想起許多美好回憶事,也看見殯儀館的許多改進,集體的告別式(佛教或道教),全面電腦化(包括: 遺像、輓聯等),內心許多感觸,科技讓人似乎越來越沒有感覺與感情,一切從簡,不知是好? 是不好?

代禱事項:   

  1. 5/25(週日)傍晚在永鴻嘉穗家的敬拜與讀書會,大家彼此分享、堅固,收穫豐富。
  2. 請為道生神學院代禱:
    • 6/7(週六)將舉行本年度的畢業典禮,有三位畢業生,請為他們的服事工場禱告。歡迎大家參加,典禮後並有學術研討會。
    • 為新學年度的招生,求主帶領更多有心的弟兄姊妹前來接受裝備!

主內末肢瑞亨、淑壬敬上
E –mail :redhelmweng0206@gmail.com